头部左侧文字
头部右侧文字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问答 > 小黄文污到你湿 真实的夫妻三人行经历

小黄文污到你湿 真实的夫妻三人行经历

返回目录 0 位书友评论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极天峰东南方向起伏绵延的横云山脉,林茂草深,山势跌宕诡奇 ,处处曲折通幽。

百余年前,此地被有心人吹捧为实现南武林和平的圣地,故命名为桃源边境 ,取意远离红尘纷纷扰扰,平息江湖刀光剑影的理想桃花源。

然而,造天计划以极天峰为始 ,又真正以桃源边境为终吗?

最是无情乃光阴,时至今日,放眼望去 ,此地亦不过莺飞草长荒无人迹,仿若寻常的深山老林而已 。

“智火不知用,庸俗不乱天下;力勇不知用 ,侠跖安时顺命。”

横云山深处 ,山形迭次改变,气流冷而乱,数十个黝黑洞口静静呈现在来者眼前。

“一路行来无有障碍……嗯 ,能困住如此之多的南武林各派首领与各方高人,造天计划众人的实力,果真使人震撼 。 ”

“趣味之处 ,远不限于此。”

话音落,星罗云布的山洞中忽然涌出浓厚云气,因山洞内势各有不同 ,云流变化莫测,在诡奇空间中交错,形成难以分辨虚实的无数蜃景奇象。

来者四下环顾却不见慌张 ,施施然道:“有劳桥主早早来此布置妥当 。”

“好说了。此种特殊地形,正是故布疑阵绝佳选择。 ”

摇扇的蓝色身影穿过虚虚渺渺的云影来到近前 。

“寰宇奇藏,观你神色 ,极天峰一会 ,结果应是不差?”

“幸赖桥主提早排布此阵,毘非笑与法云子虽犹疑戒备,仍未立刻动作。否则 ,恐怕吾也会变成一具无名尸体,被人草草丢弃在极天峰雪堆之中。”

“哈,此二人仗着雄厚实力 ,倒是一味如此简单粗暴 。 ”

“他们的张狂对‘君’十分不利 。而这,正是可加以利用之点。”

“三月浩劫牵连甚广,自碧江现飘舟 ,事情已经无法圆场。毘非笑一心希望再续造天计划,难矣 。”

“祸龙身边无人筹谋,造天计划如今声名狼藉 ,仅靠武力亦是回天乏术。 ”

“这一点,我们之前已达成共识。”

“哈,所以吾才特别提醒桥主抢先一步 ,设阵全面隐藏桃源边境线索 。”寰宇奇藏微微仰首 ,凡目所能及,湿冷云气不断堆积,掩天蔽日 ,不由赞道:“桥主计算布阵之能,实属凤毛麟角。就不知此阵与昔日风水禁地相较,如何? ”

“风水禁地目的在误导困杀 ,内中玄机乃是集多人之力而成,其中,沙罗曼的测算功不可没。而此局用意不同 ,效能自然大相迳庭 。数日以来,虽顺利拦下毘非笑与紫宫太一,但时间推移 ,必会引起相关方注意。法门教祖,莫召奴,人形师……要应付他们 ,就没这般简单了。 ”

“血断机卜卦预知之能与沙罗曼旗鼓相当 ,桥主所担心的问题应能解决 。”

“你若能及早将人送来,便更稳妥。现在,先谈谈吾在这‘桃花源’中掘地三尺所得的重大发现吧。”

尹秋君言罢转身 ,领着寰宇奇藏进入一处洞穴 。

洞内枯骨遍地,石壁上遗留不多的痕迹亦遭到毁坏,或在日积月累中模糊不清 。

行至洞底最深处 ,脚下尽是崩落的乱石,路径几乎全毁,二人绕开乱石堆 ,方才进入一个洞中洞。

洞内空间并不大,只要细观,便能发现沿东面石壁躺着一副白骨 ,骨骸四周遍布着密密麻麻枯干的虫蛹。

寰宇奇藏缓缓走近,打量片刻:“是黑夷族毒虫所留之蛹 。 ”

尹秋君轻轻颔首,笑中犹有一分嘲讽:“他们自以为做得天衣无缝 ,殊不知分毫的疏忽 ,也会留下蛛丝马迹,尤其是毘非笑这般鲜明的手法。”

“可惜,仅凭此点 ,仍嫌不足。”

“所以吾才掘地三尺 。 ”尹秋君不疾不徐取出一物让寰宇奇藏观视。

那是一片似帛似绢的衣料。凭着江湖经验粗略推断,颇类某种珍贵护甲的材料 。

寰宇奇藏详加思索,道:“冰炙软甲?”

“没错。古早传闻 ,有一部剑式,需在极寒之地练就。初习者为强化冰寒功体,多佩戴此甲修炼 。对于苦境刀剑诸派传承 ,想必跨海神足的弟子比吾更清楚。”

“天之剑式,荒城萧氏。 ”寰宇奇藏语调稍顿,详细观看衣料上寥寥数字 。因材质特殊 ,字迹虽经年亦依稀可辨:“六祸……假武修之名……诱杀……黑夷族……”

尹秋君上前一步,指着面前那具骨骸解释道:“箫振岳不愧为一代剑师,临死留字 ,将其含入口中 。尸体虽化为白骨 ,但冰炙不畏水火毒,此物得以留存至今。”

“原来他是箫振岳。 ”寰宇奇藏顿时了然,心中更多盘算 。

“接下来你有何打算?”

“自然是……将此骨骸带回详加查看 ,推断死因与过程。”

“然后给荒城后人送一份大礼吗? ”

“还不到时机。 ”

“哈 。阴阳骨之事查得如何?”

“已交待风千雪知晓,她应能带回桥主所需的答案。”

“待血断机归来,吾当尽快完成此阵 ,入魔界一会当今掌权者。 ”

“魔之尊者会接受你的诚意吗?”

“若非你这翳流军师一再推辞,吾何必揽下魔界的麻烦 。”

“桥主先前与魔界有数次合作之谊,尚能得到几分优待。至于吾 ,异度女后不下令当场碎尸万段已是客气。 ”

“哈哈哈……风千雪那丫头又岂是白白送人便宜之辈?”

“其实,吾更好奇她背后究竟还藏有哪一方高人 。”

尹秋君不以为然地摇扇:“深藏不露,便是无意蹚浑水 ,探究无益。 ”

“嗯……接下来,吾可能要面对的,将是祸龙的贴心人。论风格论立场 ,他比毘非笑藏得更深 ,也更难缠 。”

“地狱人形师,本是诡异难测,双城之争 ,宜早结束 。好了,吾在此等你消息。”

互通信息完毕,尹秋君改变阵局准备关门送客。

寰宇奇藏默算时间 ,毘非笑回转黑夷族重掌大权,法云子不出所料应会前往寻找人形师……时间有限 。

他小心收好箫振岳骨骸,道一声“请 ” ,便往西苗翳流故地而去。

翳流虽败,故地完好,穿越阴森的茧之道 ,开启古老的机关,久不见天日的无底深坑露出幽深一角。

寰宇奇藏飞身纵入,层层毒嶂应势而退 。

在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中 ,翳流军师轻轻放下手中骨骸 ,喃喃低语:“葬毒坑……久违了。”

“这是你要的东西。”

冷无霜将信件弹射而出,直入树林深处 。

悠扬的笛声声停一瞬,人息渐远。

冷无霜无奈撇嘴。

尽管她有充分的理由相信前任翳流军师自有驾驭幽燕征夫的手段 ,但在知晓愁落暗尘、上官寻命甚至乐波君、风不知依然隶属幽燕征夫且表现得心甘情愿之后,她还是感到有些咋舌 。

昔日身在黑道心系中原的正义伙伴们啊,跟着曾经的反派二号如今的不明立场人士鬼混 ,到底图个啥呢……凭这些人的本事,哪里找不到饭吃?

千万别告诉她是因为寰宇奇藏痛改前非重新做人决定学习林主的厚道慈悲,那比六弦之首跑去笑蓬莱看辣舞还不靠谱。

……算了她还是不要随便脑补弦首了 ,只要想起弦首神秘的眯眯眼就立刻心底发虚。

不如吐槽龙老板 。

龙老板的小日子依然无比滋润,闲来无事吟诗作画弹琴喝茶,居然还在研读佛经 。还有 ,这次见面,他居然穿得不很华丽。

摘掉那些乱七八糟的珍珠翡翠玛瑙碧玺,虽然少了些亮瞎狗眼的霸气 ,却也凸显出一股洗尽铅华呈素姿的大儒风范 ,终于让人信服他确实是儒门龙首而非暴发户。

当然,据此也能推断老板最近又在甩手不干——无论哪一方面 。龙首撂摊子,执监大人会头疼吧 ,绝对会。

一路欢快地吐槽,吐啊吐的回到不老城,议事厅刚散会。

黑发剑者与风莲同时传来一个眼神 ,冷无霜心理鸭梨略大地转了个方向,往水石穴找弦首打卡,静候二人前来 。

剑者一进入水石穴便道:“来得迟了。 ”

“路上有事耽搁。 ”大家都心知肚明冷无霜还在同时给其他人跑腿 ,默契而宽容地带过了这个问题 。

风莲还是一脸“我就是如斯风趣”的没心没肺:“冷姑娘,荒城一行结果如何?”

“忘残年大叔通情达理,基本认可我的说项 ,短期内不会再找你们麻烦。 ”

“呼……那吾可以替吾那两名没血缘的兄弟缓一口气了。”

对于风莲明明已经恢复却还口口声声狡辩的行为,黑发剑者斜着眼睛流露出一股□□的鄙视之意 。

冷无霜狐疑地看着二人,她不过就出去一趟 ,这俩只怎么切换到疑似日月争锋style了?

风莲侧过身举扇遮挡她的视线:“咳咳。总之 ,有劳冷姑娘。”

“两位…… ”一直没出声的弦首终于开口:“外部干扰既已平复,接下来的长生殿攻势,或许更需详加研究 。”

“然也 。弦首对魔界与长生殿的关联有何想法?”

“长生殿主野心勃勃 ,祖祭司作风强势,联盟虽成,默契未必。 ”

“吾亦是同样想法。”

黑发剑者补充提醒道:“魔界仍未见底 ,防患未然 。”

“耶,那是自然。所以就有劳足智多谋的好友你,联合即导师与戒者外围牵制魔界 ,以备不测。 ”

风莲说着说着就带上一丝调侃,冷无霜心中更疑惑 。

不过风莲很快调整状态,将话头落在冷无霜身上:“至于冷姑娘 ,烦请多加注意九章伏藏。”

“知道了。”

风莲眼中顿时闪动起星星:“咿呀呀,答得这么爽快,无迹□□果然是好用的宝物 。 ”

冷无霜两眼一瞪:“不解之护更好用 ,我这件你想都别想! ”

“哎呀呀 ,拒绝得更快。”

“不然你是被慕少艾附体吗?”一句话不假思索脱口而出,冷无霜怔了怔,猛然间好像意识到什么:“你…… ”

风莲迅速地摇了摇扇子:“那就此说定 ,弦首,护卫神泉的阵法还请多加费心。吾去整顿兵马随时准备迎战 。”

“请。”

弦首刚一说完,靛羽风莲好像一阵风一样闪人 ,留下冷无霜心中群魔乱舞地转过脸看着黑发剑者。

剑者淡定点头:“是 。 ”

“……那他还装嫩?”

“不服老 。”

“…… ”

待黑发剑者也离开,苍若有所思地看了冷无霜一眼。

冷无霜顿时心里毛毛的。

“弦首,怎样了?”

“吾与九章伏藏初会之时 ,有天意警示未来的劫数 。”

冷无霜歪歪头。所以……要干掉桃花眼小白脸?

苍双手轻按琴弦,心情略有些复杂:“如今劫数已解。 ”

“啊?”

“此后行动,务须谨慎小心 。”

“哎? ”冷无霜一头雾水 ,大感不妙,勉强干笑着说:“弦首,你别告诉我我又有什么血劫了吧? ”

“……无碍。”

那个可疑的停顿是怎么回事!

冷无霜怀着悲愤的心情披上战袍……不 ,是无迹□□ ,神不知鬼不觉溜入内苑后花园,蹲在旮旯里监视识玲珑的房间。

不是她太敏感,而是当年墨尘音说她有血亲之劫时也带着那种欲言又止的表情 ,死去活来两次之后她真的对各类神棍预言发憷啊……

所以说,无论九章伏藏打的什么主意,她都决定讨厌他 。

这场监视持续了十个时辰。

期间冷无霜一直孜孜不倦紧盯不放 ,心底不停咒骂小白脸挖墙脚无节操。

好在她不缺耐心,过去在罪恶坑,这种蹲点的事情没少做 ,经验丰富技能娴熟,又有无迹□□加成,最终让她等到了九章伏藏 。

缓缓挪移到识玲珑房间外 ,扒着窗缝偷听。

“玲珑小姐,吾今日又有一桩奇遇。”

“哦,是怎样的奇遇? ”

“我在返回不老城的路上偶遇一位老太太 ,她说一生难遇有缘人 ,愿将这支玉磐钗赠给吾 。现在,吾将此钗送给玲珑小姐,请小姐勿要推辞 。”

“啊……你……”

识玲珑语调中有藏不住的惊喜与羞涩 ,听得冷无霜心一沉。

看这架势,是彻底沦陷了吧。

靛羽风莲果然有出厂设置缺陷,把妹技能点严重低下 ,真该跟人家好好学习 。

为识玲珑戴好玉磐钗,九章柔声问:“上次送给小姐的礼物,小姐可有好好收藏? ”

“当然。”识玲珑从梳妆台取来一匣打开 ,献宝似的递到九章眼前:“你看,我将此物保管得很好,每夜入睡之前还取出把玩片刻。”

九章伏藏桃花眼一挑 ,说不尽的暧昧:“哦?小姐时常把玩?九章感谢小姐喜爱 。 ”

“我……”

识玲珑面色通红,娇羞地把脸别开。

九章眸光忽然一冷,匣中寻聆珠飞到半空 ,发出金色光芒 ,探入识玲珑脑识:“玲珑,告知吾,水石穴阵法有何机要?”

识玲珑目光浑噩:“水石穴……是弦首布下的阵法 ,我不知详情。但风莲说弦首近日有事,已经离开不老城 。 ”

“嗯……收。”

九章一挥衣袖,寻聆珠得令 ,扑扇着翅膀飞出窗棂。

冷无霜见状,悄然跟上 。

她是怀疑九章伏藏背景不单纯,不过不甚明了他竟是长生殿暗桩。

长生殿明明都是老朽之貌 ,他如何做到不被圆灵水镜识破?

……唔,先跟踪查看一番,回来再与风莲讨论罢。

离开不老城地界 ,踏入繁茂的树林 。暗夜中金色寻聆珠十分显眼,冷无霜小心尾随,意欲查探长生殿方面的接头人 。

不料 ,寻聆珠突然被人强行拦截!

冷无霜见状一惊 ,立刻停止脚步全心戒备。

“出来吧。”

熟悉的声音,令她一愣,迟疑地从树丛间现身 。

寻聆珠在昭穆尊手中碎裂 ,化为飞灰。

“是你? ”黑暗中看不清他的表情,冷无霜小心翼翼探问:“你想怎样? ”

隔着五步距离,昭穆尊抛来一物:“拿去。”

“嗯?”

“尸人道 、虺虫坑、血腥池……除了虺尊殿 ,血蛛毒林路线以及破阵之法,皆在其上 。 ”

“为何给我此物?”

“你没必要知道。”

“我怎么知道真假?长生殿利用地图诱敌深入,可是前车之鉴。 ”

“信或不信 ,随你 。”

冷无霜脑子转了转,放软语调:“你能脱离长生殿吗?”

“哈。 ”

“要不就帮忙干掉祖祭司?”

昭穆尊不予理睬,反问:“苍还在不老城?”

连番试探 ,察觉昭穆尊并无明显恶意,冷无霜胆子大了些:“整日盯着弦首也不嫌累嘛? ”

“与你无关。”

昭穆尊冷冷地扔下一句话,转身离去 。

“喂……”仿佛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冷无霜不敢太大声 ,憋着音呼唤:“顺便干掉祖祭司行不行?争取宽大处理啊! ”

“哼。 ”

回答她的是一声冷哼。

行数步,昭穆尊放出另一只寻聆珠 。

虽已无意为长生殿卖命,但服下不死渊源 ,毕竟有所牵制 。

长生殿将他视为待宰羔羊,这场单方面一本万利的买卖,也该适可而止了——他没有义务提供自己给别人肢解重组。

魔界第一殿因魔君之亡而沉寂 ,剩余魔族众将归入第二殿九祸女后统辖,至今依然扼守在火焰魔城各处要地。

魔之尊者取得兵权之后,第一殿的地域也得到充分利用 。

妖独池上方 ,一方巨大魔晶悬空而立,不同位面上显示着不同画面。

早前数战中接连失去殁惑之眼、邪魅之眼及画魂,魔界需要新的途径获取 、掌握内外信息。而这魔晶 ,便是造幻师运用其特殊能力完成的满意作品 。

一侧魔晶上正上演着九章伏藏勾搭天真无邪怀春少女的现场真人秀,袭灭天来意味深长地低声道:“哦……”

富有磁性的低沉语调激起造幻师一阵心神荡漾。何为魔魅?此即魔魅也!圣尊者,魔之者 ,真是妖孽 ,令人欲罢不能啊……

魔者漫不经心轻轻捻拨手中佛珠:“虽已达成合作意向,但观长生殿表现,提防甚紧。究竟是有所依仗 ,还是另有野心?”

“魔者…… ”

耳闻造幻师低唤,酥媚入骨,袭灭天来稍移步子 ,无比精准地在她靠过来之时堪堪避开 。

造幻师眼中一汪春水顿时变成哀怨的秋波:“魔者对吾这般冷淡,却允准麝姬随伺,难道吾之功劳比不上她玉蟾宫?”

“哈。”魔者嘴角微勾 ,语调带着几分戏谑嘲弄:“众生平等,吾一向一视同仁。 ”

“是吗?枉吾在外奔波受累,魔者可要将吾的心意放在心上 。”

袭灭天来不为所动 ,盯着魔晶淡淡道:“贵客临门了。”

黄泉吊命冷肃的视线扫过魔晶上呈现出的人影,稍一躬身,大步踏出迎客。

柳飘絮.尹秋君坦然立于魔城大门外 ,摇扇打量眼前宏伟的城池 。

倏然一道刀气划过 ,尹秋君足边燃起一簇魔火 。

“刀曰挂首,黄泉吊命。锋芒掩敌,葬送幽冥。 ”

“好一口杀气腾腾的挂首魔刀 。”尹秋君不以为意 ,挥扇拂灭脚下魔火:“魔之尊者待客之道,果然迥异于女后。”

魔将不言,提刀便攻 ,残霸的强悍气势横扫千军;尹秋君脚步腾挪,以扇代剑,灵犀无常的云天之招化攻势于无形。

三招试探结束 ,魔将收势,冷厉凛然道:“玄宗紫荆衣,请 。 ”

“哈哈……”

尹秋君笑音中透出从容自信风采 ,毫不犹豫一步踏入火焰魔城。

“悬桥之主,久候了。”

西城风流子代主出迎,算计的目光一动 ,暗自评估不速之客来意:“或者吾该称呼阁下‘四奇智首’? ”

——昔日道魔战场上 ,玄宗四奇个个武力超群,阵法咒术出类拔萃,同心合力之威 ,深为魔君所忌惮;其中,紫荆衣以其狡黠多智而被视为四奇之中最难缠的对手 。

也正因如此,魔界才会采取分化挑拨推波助澜之策 ,令四奇祸起萧墙,恩怨隔阂延续至今,方才去一心腹大患。

“称呼只是一个代号 ,共同的目标才是关键。 ”

对于魔将的试探,尹秋君态度平和 。

“哦,那么……悬桥之主。今日之行 ,是带着怎样的‘共同目标’?”

“于魔界、于吾本人皆如芒刺在背的玄宗以及万圣岩。”

“吾记得之前,合作之事皆由昭穆尊出面,阁下如今亲自驾临 ,风流子是否可以理解为——长生殿非是你满意的合作对象? ”

尹秋君面容微冷一瞬:“明知故问 ,是浪费时间与生命 。”

风流子微笑不言 。

双桥果然反目。

昭穆尊既与长生殿缔约,以紫荆衣的个性,自然不会再投靠长生殿;如此一来 ,魔界便是唯一的选择。

这时,黑衣僧人踏入第二殿正殿 。

“魔者。”

风流子让出两步空间,使主客彼此直面。

“魔之尊者 ,久仰大名 。 ”

“四奇智首,亦是百闻不如一见。”袭灭天来语气稍顿:“就不知悬桥之主此番寻求合作,意欲何为?”

“合作的诚意 ,吾自问远超诡龄长生殿。 ”

“哦,如何呢?”

“魔者不妨先收下吾第一份诚意 。”

“请说。 ”

“解决阴阳骨后患所需武学,乃万圣岩摩珂无量功。作为导引 ,需要佛魔双身功体,亲自运使威能 。”

“紫荆衣果然学识渊博。”

“干预者既是墨尘音,吾岂有不识不解之理? ”

“嗯。 ”魔者依然不动声色:“方才阁下言‘第一份诚意’ ,想来还有后续 。”

尹秋君笑得意味不明:“长生殿对合作伙伴阳奉阴违一再拖延 ,魔之尊者还有多少耐性可供他们消耗呢?”

魔者停顿片刻作思考状:“吾的耐性应是绰绰有余 。 ”

“可惜女后的耐性已经有限。”

“哦,悬桥之主是在暗示什么?”

尹秋君却不再纠缠:“长生殿有所依凭,合作价值不显;若长生殿痛失优势 ,魔界方能放开手脚。 ”

“看来阁下已是成竹于胸 。”

“当然,吾有合作诚意,自当提醒魔者 ,不老城内隐藏的东西,尚有他人觊觎。”

“嗯…… ”袭灭天来稍稍抬起下颌,兜帽下冷静的双眼直视尹秋君:“那 ,就开始详谈吧。”

“摧毁长生殿的依凭,使其僵而不死,却不得不依附魔界 。以其力为魔界所用 ,双城之争为魔界掩护,自然手到擒来。”

“那么阁下你呢? ”

尹秋君羽扇半掩冷容:“双城死战,魔界半出未出 ,玄宗万圣岩残兵依然会卷入此局。吾所要的 ,自能实现 。”

“哈。上者伐谋,真是令闻者心动又心悸。”

“魔之尊者过奖——亦过谦 。 ”

袭灭天来微垂首,再度将面容藏入僧帽的阴影中 ,平稳的语调听不出喜怒波动:“洗耳恭听阁下腹案。 ”

入夜的荒郊山道外,冷风凄凄;残月下独坐高崖的怪异人影,指尖落下无数蓝色芳华 ,片片飘飞,造出瑰丽幻境。

“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之外;卧看江山 ,鼎立八方之极;傲视群伦,笑叹当世无双 。”

“赫赫赫……好一个当世无双 。”

滑稽的面具遮掩了真实表情,淡淡月色中更显扑朔迷离。

荒径遭人拦路 ,寰宇奇藏早有预料,面色平静:“你果然来了,地狱人形师。 ”

“见到吾 ,你毫不惊异 。”

“见到你 ,吾才能顺利开局。”

“哦?此话怎讲? ”

“相较于毘非笑与法云子,唯有人形师,能与吾冷静一谈。”

“赫赫……何以见得?”

“人无远虑 ,必有近忧 。双城之争拖得太久,不老城太宰更是消极怠工。如此拖延,恐怕未到君临天下时 ,已被暗处的猛虎拆吞入腹。 ”

“怎讲?”

“魔界近期诸事不顺 。”

“所以? ”

“为解困局,他们需要龙气。”

“龙气……素还真。”

“错了 。素还真身上龙气,岂能与皇者龙气相较? ”

“嗯…… ”人形师心绪陡沉:“你是从何得知 ,又以何种目的告知吾?”

“吾明白你的顾虑。寻常合作,需将双方筹码摆上台面,一目了然。吾之目的不便告知 ,但吾之筹码,已在你面前 。”

人形师无声与他对视片刻,桀桀而笑:“你是指你无畏的胆量 ,还是你自己的性命? ”

“吾自认脑中寥寥几分智力 ,尚能堪用,又岂会行那剑走偏锋自找死路之举?”寰宇奇藏双手背负,冷风吹动衣摆 ,神色无限凉薄:“双城战不能再拖,太宰还该用心才是 。”

……

“风莲先生,如何? ”

靛羽风莲一手握笔详细观摩面前地图 ,脑中飞速回忆着数次在血蛛毒林内鏖战经历,反复推算,半晌方道:“应无问题。”

“嗯。”冷无霜稍微放心了些 ,旋即又不解道:“真正不会有什么陷阱吗? ”

“血断机先前曾与吾深入毒林,整个毒林地形已在掌握之中 。此图标注的阵法、机关 、设伏点,与吾记忆中长生殿的守备风格如出一辙 ,至少八分可信。”

“那就好。九章伏藏怎样处理?需要动手吗?”冷无霜比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

“暂时不宜声张。要彻底摧毁长生殿,可再对他多加利用。 ”风莲小心收起两幅地图:“冷姑娘,羽人非獍方面联系得如何?”

“随时可以配合 。”

“嗯嗯嗯 ,这一环稳矣。 ”

冷无霜犹有一丝忧虑:“但是长生殿对虺尊看护甚紧 ,必有后招,我们要如何确保行动迅速有效? ”

“耶,别小看你背后那位高人啊 ,他既能提供如此隐秘的情报,想必不会袖手旁观。”

“你倒是心宽,也不怕他有何小算盘 。”

“咿呀呀 ,各方占去两分便宜,换得早早解决长生殿,结果也不错。 ”

冷无霜囧:“果然是自信飘逸的靛羽风莲 ,你继续忙,我来去了。”

“有劳 。”

就在风莲推敲行动计划同时,长生殿中 ,祖祭司亦在安排下一战兵力布置 。

“四能方阵已破,水石穴由六弦之首布阵防护。吾会领军在不老城外拖战,狂烯、昭穆尊与问天敌你们自天荒山道进入城内 ,伺机破阵。 ”

问天敌询问:“可知水石穴破阵之法?”

“玄门太极八卦阵 。”

“昭穆尊 ,你对此阵可有心得? ”

已经很少在长生殿开口说话的昭穆尊答道:“太极八卦阵以阴阳合流,九宫变幻两仪四象八卦六十四爻,阵中有阵 ,变化多端,坐镇者只需以逸待劳,游刃有余。”

“看来是难缠之阵。”

祖祭司阴森一笑:“不过不要紧 ,六弦之首如今并不在城中 。 ”

问天敌讶道:“哦,怎会?”

“别忘记魔界势力。挂心之事太多,六弦之首纵有通天之能 ,也难以面面俱到。”

昭穆尊再次沉默 。

苍真正不在不老城内么?

未必然吧。

无意质疑祖祭司的情报,更不想费心提醒。

如果苍仍潜伏在城中,倒是更合他意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